您好!胜负彩澳客网

姐姐只配婆媳催婚催生综艺:论贵圈“白瘦幼”PUA的起源
姐姐只配婆媳催婚催生综艺:论贵圈“白瘦幼”PUA的起源
浏览:118 发布日期:2020-06-15

不是因为白幼瘦本身有问题,而是这些特质所指向的易于操控、缺乏主见、流水线化。正常人不会有人喜欢这些特质,只有啃人骨吸人血的资本才会喜欢这些特质。

来源:新快报

拿过飞天、金鹰的海清,会在青年电影展上诚邀“多给我们机会”,拿过白玉兰的殷桃,也曾开怼过“少女感”。

大家为什么对一味地宣传“白幼瘦”如此反感?

为什么新晋的娱乐公司,这么强捧圈内的后浪呢?

她们自己对女团的定义也是不一样的,阿朵就觉得可以试组一个具有民族特色和国潮自豪感的女团。

二、看重粉丝大于路人,工业输出过于急功近利

正如赵兆说的那样,在这个正在诞生的30 女团中,我们希望看到的是她们逆年龄的生命力,是她们身上无法阻挡的阅历与知性。

在舞台上,姐姐们尽情尽兴,舞台下,姐姐们毫不顾忌把最真实状态表露出来,不端不装,饿了吃蕉,累了遛弯,完全不Care可能招致的指指点点。

然而,试问这两天谁没听说过30 预备女团的姐言姐语?

最近几年的选秀,基本都是清一色的白幼妹子,少有个人风格突出的选手能杀进决赛。

如果单论女艺人,第一批吃到流量红利的就是85花,代表艺人就是杨幂、AB、唐嫣。

其实姐姐们还有一个重要任务:是来让大家长见识的!

年龄歧视这个链条到底是怎么来的?

姐姐们当然也有焦虑。

《粉红色的回忆》也是我的KTV之选

近十年的影视行业里,女演员的年龄通货膨胀得厉害,40岁就得演20多岁演员的妈,仿佛女性法定结婚年龄是15岁上下,知名的“你一个丫鬟觉得锦衣玉食的主子可怜”梗里,王艺曈只比演她养子的朱一龙大三岁。

问姐姐参赛压力大不大,姐姐叹气:“这个年纪还要被一些不知道什么人去评审我自己。”

“第一帝后小说”《孤芳不自赏》花落AB,烛龙的游戏IP《古剑奇谭》被杨幂拿下。唐嫣出演了《何以笙箫默》,原作者是获得中国网络文学节最佳作者奖的顾漫,赵丽颖演了晋江热门作品《花千骨》的女主。

在IP大热的这几年,基本是本网络名著就被流量演员瓜分殆尽,加之这些作品的女主大部分都是倾国倾城绝世容颜四坑八沟第一绝色活上八千岁还是天山童姥的人设,稍微有点年龄感,就和这些角色无缘了。

钟丽缇上一次在热搜上被大家注意到,是在《我最爱的女人们》里和张伦硕夫妻翻脸。

宁静在《花儿与少年》里因为真性情圈粉,张雨绮也因为自己跌宕起伏的婚姻爱情经历,在恋爱观察类综艺里发表过不少爱情金句。

演了十年戏的姐姐只是个资深演员?小明你闭嘴,我不是来加分的,我是来slay全场的!

节目里,伊能静不时发表的一些家庭婚姻育儿观,也让很多妈妈受到启发,值得用小本本记下要点的那种。

姐姐们为什么让人觉得舒坦?

一、首批流量艺人的成功,加速了行业内的价值分化

她到底还能不能和张伦硕再生一个孩子?是她每回上真人秀都要回答的问题。

今天的深夜话题是:

E姐结语

在《乘风破浪的姐姐》这档节目出现之前,唱跳舞台类综艺清一色都是小爱豆的天下。

后来姜彦汐想往娱乐圈方向发展,但每次面试,都会因为年龄比其她女孩子大几岁,成为被放弃的那个。

但她们独有魅力的舞台感染力,是年轻女孩们无法模仿复刻的。

我国文娱行业用了几十年把文娱行业从业者从“卖艺的”提升到了“艺人”,宣传唯年龄与白幼瘦的行业领头羊们,只用几年的功夫,就把旗下的员工从“艺人”倒退回“卖艺的”范畴里。

过去的选秀里,选手即使出道了,也可能没几年就想解约。她们会考量自己的前途,打算自己的事业,万一公司不给力,会有跳槽的心态。

不仅演戏如此,女艺人30岁就与唱跳路线没啥关系了,尽管晚上逛公园,都是老太太推着半瘫老头儿出门,但是内娱的环境,好像女性上了30岁就腰膝酸软跑不动也跳不了了。

循环往复,导致大龄的女艺人根本碰不到热门项目的边。且贵圈永远不缺新人,85花30岁了,就有90、95的妹妹们等着接这些颜值挂角色的活儿。

在过去,干了多年还没有改行的从业者往往是有经验有能力的象征,而最近几年,大佬们嘴里的后浪都是不需要工作经验就可以就地成精,个个都是天赋异禀,随时能打败自己的老前辈们。

姐姐们是会和公司平分秋色的,而妹妹们是一旦成名就一本万利的。粉丝不会为了姐姐肝奶票肝到天昏地暗,但是为了妹妹可以,因为妹妹没有立足的本钱。

灯光璀璨的唱跳舞台是属于95后的,姐姐则是属于各种催婚催生、婆媳相处的慢综艺。

给姐姐做舞台妆,“和我商量了吗就这么画?”

只是时间久了,行业制作人便总是在婆媳催生的时候找姐姐,唱跳的时候找妹妹。就像伊能静当家庭主妇久了,儿子只会在肚子饿想吃牛扒的时候想到她。

自从和秦昊结婚并且生下小米粒后,伊能静就非常专心投入妈妈的角色,在亲子综艺《妈妈是超人》里看到,她连辅食添加都很讲究。

前年《创造101》有一位被淘汰的小姐姐叫姜彦汐,舞蹈功底很扎实,还担任过好几年央视春晚的伴舞。

唱跳的都是小爱豆,姐姐们都在慢综艺?

来评论区说出你的故事吧~

作者最新文章姐姐只配婆媳催婚催生综艺:论贵圈“白瘦幼”PUA的起源06-1402:42马国明恋上黄心颖闺蜜汤洛雯,编剧都不敢这么写!06-1402:20面对婆婆真要这么卑微吗?06-1301:50相关文章西安200余名网约车和出租车司机无偿献血首站爆破!好家云店“百城创业营”上海站成功举办江西省副省长直播推介“名优赣品”,拼多多助力外贸转内销篮球只会是干扰!霍华德发表声明力挺罢赛,湖人生涯提前终结?道县2020年“安全生产月”启动设为首页© Baidu 使用百度前必读 意见反馈 京ICP证030173号 京公网安备11000002000001号返回顶部

妹妹30年后有我这般匀称的身材再来战。

大家都知道,姐姐们有钱有颜有作品,不用粉丝操心她们的日常。

乘风破浪的姐姐团里,很多都是慢综艺的常客。

即使是站到创造营的舞台上,拿下“勤奋C位”,导师们依然坦白地告诉她:你的年龄,可能会有点吃亏。

谁说过了三十岁就不能下腰?女团出身的孟佳王霏霏告诉你,姐姐的功力再过二十年依然能打。

大家都忘了,伊能静也是一个出道36年,出过二十三张专辑,胜负彩澳客网保证还有一堆电视电影代表作的全能艺人啊。

这些艺人基本都是在25、26岁左右走红,坦白说作品本身质量大家都懂,没比现在的小鲜肉小花好多少,但既然是首批,粉丝自然有极强的战斗力,于是一些被制作公司押宝的项目总是能落到她们手里。

你pick了哪位姐姐?

三十位姐姐嘴上说着“来试试,来玩玩”。可到了现场,大家都燃起了熊熊的野心,把多年贵圈厮杀经验化成一股冲劲儿,奔着C位出道去了。

她们最美的地方,就是让年轻观众看到后,“不那么害怕变老了”的魅力。

十四五年前的选秀里,年轻人是主流选手,但没有粉丝会刻意追捧“少女感”。

如果说选秀节目有什么歧视链条,那么划分层级的标准不一定是实力或背景,而是年龄。

姐姐们自带光环,不需要屠榜热搜就已经霸屏各个社交平台。原因很简单,我们想看的节目都给了足本。

与其说姐姐们“唱功舞姿”很燃,不如说是她们身上自然流露出来的从容和自信在打动人。

这些艺人的成功,的确是光芒万丈,也同时把资本引向趋同的环境。一部成功了,就有二三四五六七八部同样是玄幻、仙侠、古偶的剧提上日程,生怕慢了分不到一杯羹。

在姐姐身上,一个人才能真正发现自己渴望的生活。又有谁不渴望成为自己生活里的强者,能主宰自己的人生与道路呢?

因为姐姐们轻而易举做到了重新定义女团。

提醒在场各位一定要谦虚学习黄晓明的求生精神,搞清楚自己的定位,“就是来伺候各位姐姐的”。

比姐姐唱跳更燃的,是姐言姐语

妹妹们为选秀拼命那是为了出道和C位,姐姐们呢?有人是来交流业务的,有人为了宣传,有人为了从柴米油盐中走出来试试,有人只是为了好玩……

一边对后浪们说“年轻就是要拼,不拼没有未来”,一边对前浪说“你们拼不动了,闪开让后浪来”。说白了,就又不想给有能力挑大梁的太多机会,也不想让刚刚崭露头角的脱离控制。

想当年,李宇春的中性风,周笔畅的r&b,张靓颖的外语diva定位,何洁的唱跳小野猫画风,每个人都是花开一枝,在风格上没有孰优孰劣。

观众们喜欢从姐姐的待人接物和家庭生活中观察、感受她们的生活智慧和哲学,这也是姐姐参加慢综艺的意义。

微博热搜暂时停摆的第二天。马明恋爱、昌珉结婚的消息都被滞后一拍。

节目里,她和婆婆像知心姐妹一样无所不谈,美妆减肥、明星八卦、家庭琐事都可以摊开来说,婆媳之间相处融洽、真诚有爱,这样的相处模式也成为“教科书式示范”。

所有人最初关注到《乘风破浪的姐姐》,无非都是注意到了它相当能搞事的参赛阵容。

所以《乘风破浪》引爆收视,并不只是简单地把一堆“过气女星”聚集在一起图个热闹,是真的打破了这种行业固有的思维。

但如今年轻、自己没有读多少书、靠人气支撑、幼齿如白纸的少女艺人不一样,现在有很多女艺人被公司洗脑到真的以为自己这辈子最大的本钱就是青春这几年。一旦成名,她们并不会轻易离开。

低调登场?不存在的。

50岁的姐姐dance只能跳广场舞?老娘31岁那年凭《晚娘》轰动国际,现在也能穿透视装给你跳最性感的《舞娘》。

打破年龄限制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每个参选女团的姐姐都是带着不一样的目的来的。

事实证明,观众取向并非只喜欢“少女”“幼齿”“白嫩”。

三、Pua的背后,还是利益交换

可当我们打开《乘风破浪的姐姐》的弹幕,基本没有人去diss女艺人的年龄。

这些,“白瘦幼”可以给你吗?

事实证明,姐姐们参加逆龄节目效果也是要好看有好看,要流量有流量的。

人到中年,大多数人有焦虑。但在娱乐圈,中女的焦虑显得格外夸张突出。

这几年的论调,基本都是“爱豆越早起步越好”“25岁的老东西当什么爱豆”,在许多大粉头、职粉的洗脑包里,都少不了这些言论。

尤其是女团选秀,25岁是一个“死亡分水岭”,25后的不用看了,25前的条件得非常硬,20前的标准低一点也OK。

让姐姐自我介绍,“我这十几二十年白干了?”

想纠正姐姐的坐姿,“你就不能让我舒服地坐着吗?别让我配合你们。”

不出意外,前两集我们就看到了导演组从常规化操作cue进度,到卑微弱小且无助的全过程。

或许她们的舞蹈没那么火辣,动作没那么爆发;或许她们的唱功不理想,会跑调会忘词。

但非常年轻而且没有作品的艺人不同,各种选秀的打投机制告诉你,要让她们能和姐姐们同台露脸,粉丝就得花钱,你不花钱,她们就没价值,没价值,公司就不给资源。

也是这一年,和她同组并比她整整小6年的杨超越“躺赢”了。

个人solo的选曲到底是要挑战难度高的还是容易发挥的?绮绮子说,我就选自己喜欢和会唱的。

“唯年龄论”这套逻辑,不是从观众角度提出的,而是从行业内部提出的,而且还是自上而下的一种固有思维。为什么会出现这么离奇的逻辑呢?

正是因为目的和理解不同,节目的舞台上才会出现那么多意想不到的惊喜。阿朵穿着民族服装上来唱“山歌”,王智带着剑上来,绮绮子说我要来这里感受少女生活,于是可可爱爱唱了一首《粉红色的回忆》。

非但如此,姐姐们身上,还有现在爱豆团体一直追求但还未能真正实现的“无限可能”。

姐姐们啃的路人盘,这个份额远远大于搞粉圈的人数。如果以吸引力的范围来说,姐姐们是绝杀妹妹们的,但是如果就分账来说,谁带来的经济利益更多更快,就是资本的选择所在。

都是年轻人,怎么画风变得如此割裂?

伊能静更是近年慢综艺最爱的女嘉宾,这段时间除了“乘风破浪”,她还有一档真人秀《婆婆与妈妈》在播。